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法治
法治频道  >  法治民生 > 正文

韩江玲:奉献不言苦 热血铸忠诚

2017年07月19日 16:5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陈华兵 董剑飞   

  中国警察网讯 从警26年的韩江玲,在蕲春县看守所岗位坚守21年,从一名普通女警走上了看守所政治教导员的重要岗位,一路上留下了一串闪光的足迹:2005年被评为黄冈市“巾帼建功先进个人”;2007年被评为蕲春县“十佳政法民警”;2008年被黄冈市公安局评为“三基建设先进工作者”;2009年荣获“全市公安机关十佳民警”、“黄冈市劳动模范”称号;2010年荣获全省第二届“荆楚十大爱民警察”称号、荣立个人一等功,被评为黄冈市“优秀共产党员”、“黄冈市敬业奉献道德模范”;2011年荣获“湖北省三八红旗手”、“全省公安机关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2012年荣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湖北省十大法治人物”荣誉称号,2015年荣获“全国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

  2010年10月13日,公安部监管局赵春光局长在《关于推介韩江玲同志先进事迹进一步加强培树扩大宣传影响的报告》上批示:“韩江玲同志热爱公安监管工作,潜心研究公安监管工作规律,结合多年成功做法,总结出十六字工作法。她以模范地行动,践行公安监管民警职责,教育转化挽救了一大批被监管人员,没有一个重新违法犯罪。其中饱含着公安监管民警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在公安监管岗位上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的不懈努力,其先进事迹应予大力宣传。”

  自古云:“看差如看虎”。犯罪嫌疑人进了监狱后,有的顽固不化抗拒管理,有的破罐子破摔,甚至寻求自杀。面对这些因犯罪失去灵魂的人,韩江玲同志以心交心,以诚说教,探索出了“爱心沟通,尊重人格,心结化解,人性关怀”的“16字管教法”。韩江玲用她的“16字管教法”和她那种“实在”的人格的魅力,影响感化了一个个恶徒冥顽,使他们自觉遵守监规,老老实实接受法律的制裁。何某系盗窃惯犯,在外地作案几次进监狱,总是以绝食逃避法律的惩处。2006年9月进监后又故伎重演,连续绝食38天,此事引起省、市公安机关领导的关注。韩江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安排检查他的身体,输液维持他生命。这天,韩江玲亲手做了一碗鸡蛋面条送到何某面前,对他说:“我做的面条不一定好,可这是我的心意,你哪怕吃一口也行。”在韩江玲诚心劝导下,何某终于张嘴,吃下了38天来的第一口食物。此后,他又主动交代罪行,对法院判决15年的结果表示接受。

  21年来,蕲春县看守所共关押女性在押人员501人,其中女性重刑犯先后有6名被判死刑,4名被判死缓,3名被判无期。韩江玲和男民警一样包监号、包教育、包管理、包安全责任制。根据女性犯罪的心理特征和生理上的特殊性,她采取不同方式管理在押人员,坚持人性化教育,摸索出一套在生活学习上重照顾,生病时重治疗,“两期”期间重休息的管教模式,她把“热心、耐心、诚心”寓于教育管理中,用真情实感去温暖一个个扭曲的灵魂,赢得了浪子的信赖。韩江玲同志常说:“世上没有天生的罪犯,形形色色的犯罪者,都有着形形色色的思想动机和环境支配。只要我们走近他(她),打开他(她)的心灵,多倾听,多教导,把他(她)们当朋友,当亲人,他(她)们最终是会迷途知返的”。2008年的4月28日,犯罪嫌疑人操某因故意杀人罪被关押,入监后连续几天几夜哭闹不止,一有机会就要自杀。面对这样一块难啃的骨头,韩江玲坚信没有改造不了的罪犯。通过查阅案卷档案等全方位搜集材料和细心观察,她发现操某之所以行为放纵、不遵守监规、没有生活目标,主要原因是她从小就缺乏家庭的关爱,初中没毕业就和社会上的“朋友”混在一起“闯荡江湖”,形成了玩世不恭、放荡不羁、自控能力差等恶习。在她看来,自己这辈子就是一个被社会和父母遗弃的人,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她的内心同样渴望亲情和关爱,因为越是渴望获得的时候才越会表现得不在乎,这是操某的情感软肋。通过对操某案情的详细了解,不厌其烦地听她哭诉、表白,等她哭累了,说够了,再与她进行心灵沟通。连续几天,韩江玲循循善诱,孜孜不倦。从山区的贫困,谈到人生的坎坷,从赌博的危害谈到欲望的隐患;从人格的尊严,谈到法律的威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操某扭曲的心灵终于得以矫正,狂燥的情绪终于恢复平静,再不哭闹着要自杀,变态的眼神终于转入正常。

  2009年5月13日下午,犯罪嫌疑人邓某突发疾病,韩江玲和两位民警立即将他送到医院。邓某有多年吸毒史,多次进出看守所,在别的地方曾用水果刀自残,达到取保候审的目的。这次涉嫌盗窃被刑拘,先谎称有艾滋病,医生验血排除后他又绝食,情绪极不稳定。到医院后,两位民警背着邓某,韩江玲楼上楼下来回跟着跑,做完几项检查已是下午五点多了,邓某因为毒瘾没有完全戒掉,输液时不断地吐痰,她忍住难闻的气味不停地用纸巾为他擦拭,看见单薄的邓某好像有点冷,又立刻找来一床被子帮他盖好。这时,她发现邓某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但仍然不说一句话。她就想,怎样让他开口说话,配合监管,于是出其不意地问:“我可以做你姐姐吧?”他扭过头,看了好一会,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大姐41岁……。”韩江玲说我今年43岁,也有一个弟弟,可是弟弟38岁的时候就病逝,想到弟弟的死,不禁流了泪,问邓某,“你想听听大姐的心里话吗?”邓某点点头。“如果在死与坐牢之间选择,我宁愿弟弟像你一样坐牢,只要活着,错了还有改过的机会。弟弟去世那天,我抓着弟弟冰冷的手哭着说:你是父亲唯一的儿子,你太不负责任了,你把70多岁的老父亲丢给我们走了?”邓某的心受到震撼,眼睛红红的,韩江玲问他:你父母都还健在吧?邓某黯然的回答:“母亲还在,父亲去世了。”韩江玲说:“你只是盗窃了一辆摩托车,罪不致死,为什么把自己的生命不当一回事?看看我弟弟,想想汶川地震死去的那些人,生命是那么脆弱和珍贵,你母亲、你姐姐是多么希望你好好活着,重新做人啊……”听了这番话,邓某回所后开始吃饭了。自此之后,他见到韩江玲同志,不再叫“韩干部”,而是亲切叫“韩大姐”。

  韩江玲遵守纪律,爱岗敬业,具有良好的政治素质和职业道德,在所里,她要做好全所民警、职工思想政治工作,在家里又要赡养婆婆和照顾上学读书的儿子及下岗的丈夫。她识大体,顾大局,自立自强,克服各种困难,顾大家舍小家,勤奋工作,由一名普通民警逐渐成长为所里内当家。2006年农历7月15日,也是民间传说的鬼节。这天深夜11点多,韩江玲突然接到所里的电话,女性在押人员叶某(65岁,涉嫌拐买妇女罪被刑事拘留)突然发病,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当时韩江玲的丈夫在外打工,家中只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儿子,心里犯了难——“是告诉儿子还是不告诉呢?如果告诉儿子现在要去医院看护女在押人员,儿子一人在家,一定会害怕的。不能告诉他,也许他已经熟睡。”于是就悄悄出门,骑上摩托车急忙往医院赶。到了医院见到叶某,她忐忑的心才平静下来。叶某看见她风尘仆仆地赶来,第一句话就说:这么晚你到医院来,你的孩子谁管啊。韩江玲回答:“没事,他已经是大孩子,只要你没事就好,再说我是悄悄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一觉睡到天亮就上学去了,你虽然是个在押人员,但你的生命健康权应该得到保障。”叶某拉着她的手,哽咽地说:“真是对不起!我是一个犯法的人,你们没有把我当犯人看,我现在真是后悔自己做错了事,我这条老命是你们救的,我没有别的报答你们,就是出去以后再也不做违法的事,还要教育我的子孙后代都不要做违法的事了。”直到第二天下午,韩江玲同志才回到家,才想起了儿子,想昨晚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儿子会害怕吗?他会不会恨我这个不合格的妈妈呢?好不容易等儿子晚自习回来,她笑眯眯地问他想吃点什么。儿子冷冷地回答:“随便”。她又笑着说:“哪有随便的饭做呀,你怎么了?跟同学生气了?还是老师批评了?”儿子半天才回答:“你昨晚那么晚出去,肯定是你管的女犯人又生病了。”当时她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你知道?”儿子点点头。“你一个人在家害怕吗,睡着了吗?”孩子没有吱声。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哭了,哽咽着对孩子说:妈妈的工作性质和责任让我别无选择。

  韩江玲常说:“干我们这行的,都会交一些这样的‘朋友’。只有热爱这一行,用心去做,才能感化他们,和他们成为真正的‘朋友’,他们才能自觉接受改造。”话语虽没有深奥的道理,却蕴涵着韩江玲工作的艰辛和对事业的无限忠诚。每当节假日收到释放在押人员发来的祝福信息,她心里总感觉暖暖的,觉得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责任编辑:徐晓鸣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