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法治
法治频道  >  法治关注 > 正文

打打电话,如何骗走百亿钱款

打打电话,如何骗走百亿钱款

2016年04月15日 14:38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林笛   


4月14日,民警提审犯罪嫌疑人。 中国警察网记者温凯 摄




4月14日,民警讯问犯罪嫌疑人。 中国警察网记者温凯 摄


  4月13日,肯尼亚将77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遣返中国大陆,其中大陆籍犯罪嫌疑人32名、台湾籍犯罪嫌疑人45名,社会各界对此高度关注。

  4月14日,记者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见到了在押的台湾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简某和许某,他们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事情发展到今天,都是我自作自受,都是我的报应,但被骗的大陆民众日子一定更难过。我向这些大陆民众说声对不起,我愿意接受法律制裁。我以后一定改过自新,绝不再做坏事,如果有机会一定从事正当工作。”许某这样忏悔。

  通过犯罪嫌疑人的交代,一个在肯尼亚设立窝点、以台湾人为核心、专门针对中国大陆民众进行诈骗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架构:

  台湾老板、台湾骨干、台湾剧本

  2014年,一些台湾人和大陆人打着“旅游”或“考察生意”的幌子,先后被老板“胖财”招募到肯尼亚从事电信诈骗犯罪活动。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幕后老板“胖财”是一名台湾人。这些诈骗人员来到肯尼亚后,“胖财”安排他们住进一栋两层小楼,并根据对电信诈骗的熟悉程度“分岗定责”。

  许某向记者介绍,他们的诈骗分工是“三条线”,“一线”冒充医保部门工作人员,“二线”冒充公安局警察,“三线”冒充金融犯罪科科长,不同线之间严禁走动沟通,管理非常严格。“不同岗位所需的经验也不一样,‘一线’最简单,‘三线’最难,薪资提成也是‘三线’最高,所以‘一线’人员大部分是没有经验的大陆人,‘二、三线’骨干基本都是台湾人。”

  在组建犯罪团伙时,“胖财”故意招募了一批有经验、有案底、家境困难的台湾人作为自己的队伍骨干。

  台湾犯罪嫌疑人简某自称,自己之前在台湾就因为贩卖K粉被台湾警方通缉,于2013年6月窜逃。

  2014年7月底,许某被“胖财”招募到肯尼亚,“胖财”看中了许某的“专业背景”——2010年,许某因诈欺罪被台中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我对电信诈骗的流程很熟悉,所以他才会找我一起搞诈骗。”

  “经验丰富”的许某一到肯尼亚,就立刻被安排为“三线”骨干人员。但许某很快发现,虽然自己“勤勤恳恳”为“胖财”卖命,多次诈骗成功,却经常拿不到工资。

  许某告诉记者,他与妻子离异,长期处于经济困难的状态。来肯尼亚之前,“胖财”曾以预支的方式借了10多万台币给他,以此换取许某的忠诚与服从,而在随后诈骗犯罪中,“胖财”经常以此为由拒发工资。

  诈骗人员就位之后,“胖财”给每个人发放了各自角色“话术单”,也就是精心编写的诈骗剧本,让他们对照上面的内容学习,保证在实施诈骗时对答如流。

  记者注意到,这些“话术单”文字均为繁体字,并且在语气、用词、文化背景上明显具有台湾风格,是个不折不扣的“台湾剧本”。

  至此,一个以台湾人为幕后老板和核心骨干的诈骗团伙搭建起来。他们以肯尼亚为窝点,使用“台湾剧本”,专门针对中国大陆民众展开疯狂诈骗。

  行骗:

  按剧本进行诈骗

  按“底薪”“提成”分赃

  这个犯罪团伙是如何具体实施诈骗的呢?

  办案民警介绍,首先是“一线”的电脑操作员按照给定号段,向大陆发送群呼业务,“大陆群众接听到的是一个语音包,说你的医保卡出了问题,了解更多信息请按‘9’。”

  受害民众按下“9”键,电话就接通到“一线”。“一线”冒充医保人员以查询为名,套取受害人的身份信息,并谎称受害人的信息被盗用,涉嫌洗钱犯罪,将电话转到“二线”,同时将受害人身份信息送给“二线”。

  台湾犯罪嫌疑人简某就是一个“二线”,冒充北京市公安局民警。

  “‘二线’接到受害人报案后,会让他等一下,再给他们回拨过去。”简某交代,“我们用座机回拨过去,冒充刑侦队警官,按照‘话术单’上的内容,说他的身份信息被盗用,涉嫌洗钱,让他提供进一步的个人信息,包括经常使用的银行账户、具体余额等。”

  为了让受害人深信不疑,诈骗团伙还使用了改号软件,将来电显示为大陆特定公安机关的电话。

  简某说:“我们还让受害人拨打114,查询手机显示的号码是不是公安局的电话。如果他相信了,我们就继续诈骗,如果受害人银行账户余额较小,‘二线’人员就直接诱骗其转账,如果金额较大,就转接到‘金融犯罪科科长’那里,也就是‘三线’,用更深的陷阱继续诱骗受害人转账。”

  身为“三线”之一的许某交代:“我们会提供一个‘安全账号’,诱骗对方将钱款转到这个账号,由我们‘金融犯罪科’的人查询,并在电话里指示对方通过自动取款机转账。”

  办案民警介绍,“三线”在整个犯罪链条中技术含量最高,需要应对受害人各种问题和质疑。有时候为了一个“大单”,老板甚至会专门请出“优秀”的“三线”上阵,最终目的就是确保骗得受害人将钱款汇入指定的银行账户。

  那么,犯罪嫌疑人之间如何分赃呢?

  据办案民警介绍, “一线”是“底薪”加“提成”,底薪5000元,提成一般为3%;“二线”只有“提成”,为4%至5%;“技术”含量最高的“三线”能拿到8%。

  疑问:

  诈骗团伙为什么选择肯尼亚

  近几天,不少网民提出疑问:“为什么台湾诈骗犯罪分子会选择将窝点设在肯尼亚进行作案?”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民警金大志介绍,台湾电信行业起步早,也最早萌发了电信诈骗的“骗术”。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的电信诈骗团伙开始逐渐向福建等地转移,成为中国大陆电信诈骗的首批“师傅”。

  公安部刑侦局副处长张军表示,最初以台湾人为骨干的电信诈骗集团的主要作案对象是台湾民众,随着台湾警方打击力度和居民防骗意识的增强,犯罪分子逐渐将眼光投向大陆,对中国大陆民众疯狂实施电信诈骗,危害十分严重。

  近年来,随着两岸警方对电信诈骗犯罪始终采取高压严打态势,诈骗团伙逐渐被“越打越远”。2009年4月,两岸签署《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后,两岸警方加大了联合打击电信诈骗的力度,诈骗团伙继而向东南亚、非洲、大洋洲等国家转移,一些电信诈骗团伙还向俄罗斯远东地区转移。

  张军表示:“随着我们的严厉打击,跨境诈骗的窝点越设越远,像这次在肯尼亚的诈骗团伙,他们主要是考虑到远离中国大陆,会增加抓捕的难度,以期逃避打击。”

  难题:

  上百亿元赃款被骗子从大陆卷到台湾

  在4月13日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安峰山谈到以台湾犯罪嫌疑人为骨干的电信诈骗犯罪集团时义正严辞、痛陈其害。

  “有的退休老人辛苦劳作一辈子,一生积蓄被骗光,现身无分文;有的东拼西凑给病人看病的‘救命钱’被骗;有的年轻学生上大学的学费被骗,吉林一名女士因丈夫的死亡抚恤金被骗走而跳楼自杀;一名雄姓菜农毕生积蓄被骗,在银行门口自杀身亡。”

  记者了解到,2015年有100多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被骗子从中国大陆卷到台湾,至今被追缴回来的只有20万元人民币。同时,两岸对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分开处理,台湾法律对电信诈骗犯罪量刑较轻,证据认定标准比较苛刻,导致很多犯罪嫌疑人无法定罪或重罪轻判,大多数嫌疑人被抓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判处刑罚的不到10%。

  “台湾没有制定专门针对电信诈骗的刑法条款,而是把电信诈骗当作一般诈骗对待,刑期低、经济制裁力度不够,存在立法不严、处罚太轻等问题。”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樊崇义认为,台湾方面应通过立法加大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在罪名确定、打击方法、处罚规则等方面予以完善,使犯罪分子得到应有惩罚。”

  由于电信诈骗的赃款难以追缴,犯罪成本较低,越来越多的台湾人从事电信诈骗犯罪。许多人变本加厉,成为累犯、惯犯,诈骗金额十分巨大。据台湾有关数据显示,由于打击不力,台湾现有近10万人从事电信诈骗犯罪。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电信诈骗犯罪严重侵害群众财产权益,影响群众安全感。诈骗必被抓,被抓必严惩,无论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是谁、无论跑到哪里,大陆公安机关都将坚决追捕到案依法严惩,坚决追缴赃款返还受害人,切实保障群众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

  在看守所中,犯罪嫌疑人许某这样忏悔:“我一开始就知道是要诈骗大陆民众。诈骗是一个错误的行为,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会有因果报应。我要向大陆上当受骗的民众真诚道歉,我愿意接受法律制裁,希望得到宽大处理。”

  

责任编辑:刘佳怡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点击排行
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论坛热帖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猜你喜欢